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奇妙的命運:驅逐溥儀出紫禁城的鹿鐘麟

樓主: 時間:2019-07-10 10:29:28 點擊:2538 回復:9
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

字體:

邊距:

配景:

還原:

  奇妙的命運:驅逐溥儀出紫禁城的鹿鐘麟


  




  人的命運,其實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情,你說它無法預知,有時候它偏偏又能預測;你說它能夠預測,偏偏有時又人算不如天算。

  好比鹿鐘麟。

  鹿鐘麟是馮玉祥的人,說實話,以前我對馮玉祥的評價蠻高的,但后來我對馮玉祥的認識就好比我們對命運的感悟:

  你以為你懂了,其實你不懂。

  馮的所謂西北軍,像污名昭著的韓復榘,被槍斃了;像宋哲元的大刀隊,要不是抗日立了功勛,血戰喜峰口,你會把他定格在跟著馮玉祥不時起哄的反蔣核心,結果讓人大跌眼鏡,原來不止內戰內行;當然,我對鹿傳霖先生這位馮玉祥西北軍的“第二把手”,也有一些命運難以預測好比人性欠好把握的驚惶。

  好比說,鹿鐘麟算是寬泛意義上的晚清辛亥革命后的“革命黨”,他的祖上鹿傳霖卻是很有資歷的保皇派,有名的張之洞還是鹿傳霖的內弟,起初鹿傳霖冒犯了其時的大人物恭親王而仕途不順,然則混著混著混到了被光緒帝實際上慈禧太后授予的兩廣總督的級別,不久又升任軍機大臣,光緒二十七年即1901年還兼任督辦政務大臣。

  光緒莫名其妙的詭異死去后,宣統也就是溥儀即位,鹿傳霖的聲望位置達到了巔峰,他與所謂的垃圾攝政醇親王載灃同受遺命,要輔助宣統皇帝。

  這位所謂的攝政醇親王就是載灃,屬于志大才疏型,他老子弈譞其實也是個色厲內荏的廢物,就是昔時戰戰兢兢鼓起勇氣僥幸拘捕肅順的那位,我經常想,肅順如果活著而不是慈禧當政,清朝也許不會亡,滅了肅順某種意義上等于自壞長城,因為肅順是個在我看來很有思想的滿清親貴,不太徇私,沒有滿漢尊卑的民族歧視,最重要還特別看重念書人,像剿滅太平天國的曾國藩胡林翼左宗棠等人,以及他的幾位幕賓如寫《湘軍志》的有名的王闿運,都是肅順看重的精英,肅順最看不起的就是那種百無一用飽食終日的廢物,即他們那個按說應該力保的陣營中的八旗子弟。

  醇親王弈譞作為慈禧的妹夫,在慈禧與恭親王的授意下拘捕并滅了肅順,某種意義上等于國無干城,不亡何待?

  因為自家小團隊的個人私欲,而祺祥政變或辛酉政變滅了肅順為首的顧命八大臣,不是自掘墳墓又是什么?

  然則弈譞的老五醇親王載灃,既是光緒皇帝兄弟又是宣統皇帝老爸的他,肯定不會這么想,他的政治伙伴或錯誤,先加太子少保后晉升為太子太保,歷任體仁閣、東閣大學士,鹿鐘麟的祖上鹿傳霖也不會這么想,他們一定還對實際上已經是名存實亡的滿清王朝充斥了來日方長的種種幻想。

  幻想是美好的,好比向往,總是讓人有點遲疑滿志,有點血脈賁張。

  可惜,沒過幾年,孫大炮就在中華大地上此起彼伏,彼伏此起,香港防城港到黃花崗,孫中山與他麾下的革命志士簡直就從來沒有消停過。

  好了,十年之后,偶然性極大的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的武昌起義,湖北自力,繼而十八省也陸陸續續樹起了推翻清廷的旗幟,這恐怕是昔時的醇親王載灃與鹿傳霖沒想到的事情吧。

  更有趣的是,鹿傳霖的子孫鹿鐘麟在干什么呢?

  他準備追隨武昌起義的辦法,革命,革掉他祖上鹿傳霖堅決擁護的那個清王朝的命。

  鹿鐘麟,子瑞伯,他與祖上鹿傳霖都是今天河北保定市的人,西北軍著名將領的他,后來成為國民黨的二級上將。

  他與恩主馮玉祥的關系,是在北洋新軍學兵營就建立了,說起來他們都是屬于北洋軍閥袁世凱一系,后來跟著馮玉祥混成西北軍做第二把交椅的軍頭,并曾直接成為他祖上鹿傳霖特別擁護的那個清廷的掘墓人,恐怕為其祖上始料未及。

  怎么居然是他——鹿鐘麟。

  我們知道,盡管史書上都說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滅掉了清朝,實際上從真正的實力來判斷,袁世凱最精銳的北伐軍才是至關重要的力量,而鹿鐘麟跟著馮玉祥混,而早年的馮玉祥跟著袁世凱的武衛右軍混,那么,當我們說鹿鐘麟們就是滿清王朝二百年江山的直接掘墓人,應該沒有問題。


  最重要的是,鹿鐘麟還在馮玉祥的直接授意下,于1924年11月3日,花了三天時間,將已經退位的溥儀從紫禁城趕了出去,等于趕盡殺絕打落水狗要以絕后患,當然,這是違背袁世凱北洋系與清廷當初殺青的許諾的,然則政治上哪有什么許諾,一切都是實力,都是命。

  命運有時驅使我們走到哪里,我們就在那里。

  鹿傳霖其時是北京的警察總監,他獲得馮玉祥的指示后只率領了幾十個人號稱手槍隊,沖進紫禁城先繳了幾個象征性禮儀性的退位小朝廷的所謂“守衛軍隊”的械,就開始正式在1924年11月的那一天,將自己這個滿清重臣鹿傳霖之后人鹿鐘麟的名字,寫入了中國歷史。

  看吧,

  鹿傳霖,河北保定人,宣統皇帝溥儀的輔政大臣。
  鹿鐘麟,河北保定人,宣統皇帝溥儀的趕盡殺絕人。


  


  而鹿鐘麟呢,又是鹿傳霖的,后人。

  再后來呢,即鹿鐘麟死前大約四年前即1962年,已經身為平民的溥儀與他的新婚妻子沒事逛故宮,結果逛著逛著臉色就不太好看了,讓溥儀的新婚平民妻子非常詫異。

  你們猜遇到了誰?

  沒有誰,就是昔時也就是將近四十年前將他驅逐出紫禁城的鹿傳霖先生,然則,往事如煙,笑泯恩仇,溥儀與鹿鐘麟,現在都是位置同樣弗成輕侮的“人民”了,過往恩怨又何必介懷——介懷也沒用,黨領導一切。

  再說鹿鐘麟也是滄海曾經的人,跟著馮玉祥幾起幾落,人生充斥了驚奇,據說手里還捏著兩張故宮的門票,于是,奚弄般要興致勃勃地邀請溥儀與他再次“起駕回宮”呢?

  溥儀還問他,鹿先生啊,昔時你說如果我們不迅速離宮,你會拿架在景山上的大炮轟我們,是真的嗎?

  呵呵,溥先生還記得這事啊,其實我是騙你們的,景山上哪有什么大炮,一切都是我的虛張聲勢。

  我們可以想象溥儀的臉色,還有他心里的五味雜陳。

  人生啊,不管苦的樂的,就是這么有意思,好比說,直到今天我們還能看到一張意味深長的三人合影,中間是愛新覺羅.溥儀,左邊是鹿鐘麟,右邊是熊秉坤,三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勾肩搭背地貌似很親熱。

  熊秉坤是誰?——打響武昌起義第一槍的那位普通戰士。

  我不知道溥儀其時的心情,是否真是如他照片上表示得那么愉快。

  還有,說到景山上那幾門子虛烏有的大炮,其實,不止昔時的溥儀很緊張,鹿鐘麟還不是一樣,他昔時即1924年那一年,跟著老上級馮玉祥的二十二師開進北京對付大總統曹錕,而支持新大總統黃郛,史稱“北京政變”,何嘗又不是擔著天大的干系,他老爸在他坐鎮警衛司令部的時候,還專門為他兒子鹿鐘麟的前途請了一位高人,以卜吉兇。

  那位高人為他起了一個天火同人卦,變卦雷火豐。

  天火同人卦上卦為乾卦,乾為首;下卦為離為火為日,二者合觀,皆有人君之象,應該是表示鹿鐘麟將會成為一方的首領。

  又乾為天行健,離者光明,光照天下之意,說明鹿鐘麟必將光明發越而大有作為。

  變卦上卦為震,震者動也,威也,起也,有振威奮起之象,不久鹿鐘麟掌握一方大權,是必須的。

  其實我以為這個卦如果這么解釋,似乎也通,主卦天火同人,火克金,有耗損意,但小吉,互卦天風姤,金克木用互克體互,說明鹿鐘麟的前程還是波詭云譎很有一些阻礙與變數的,但變卦為最終結果,木生火而體卦勢強,雖有一些阻礙但終必大吉。

  其時的北京城,有各路軍閥勢力明里暗里,互相纏斗,還有西洋各國明里暗里,或虎視眈眈,或各懷鬼胎,就說驅逐溥儀這個事情吧,其時莊士敦作為溥儀的外籍家教或帝教,受溥儀的委托在那關鍵性的三天也四處活動,希望借重列強的勢力來對抗馮玉祥,不證明互卦的阻礙正是其來有自嗎?


  就在這個高人卜卦之后不久,鹿鐘麟就以警衛司令的身份兼任京師警察總監及市政督辦,于是京師大權集于一身。

  又過了一段時間,鹿鐘麟又率部南克天津,威武雄壯了一把,與卦象所示全合。


  人的命運,就是這么奇妙。

  最后補一個我以為不乏意味深長的插曲吧,此卦變卦為木生火,震木生離火,震者,車也,動也,仿佛預示著鹿鐘麟也算波瀾起伏的人生旅程總有外護,宛如游戲迷的外掛,來完成他的事業,或保全他的性命。


  早在1910年9月,鹿鐘麟作為北洋新軍,鹿所部被改編為第二十鎮,鹿鐘麟擔負三十九混成協八十標副官,其時有一個名叫“車震”的長官就很器重他。

  武昌起義爆發后,第二十鎮的許多青年軍官想跟風,于是發動了灤州起義,然則這次起義失敗了,跟隨馮玉祥的幾個明日系如王金銘與施從云都遇難了,連馮玉祥都被捕入獄。

  鹿鐘麟呢,又是長官車震掩護了他,生我者,父母也,鹿鐘麟不只在車震的掩護下得以幸免,還在1912年2月調任為第20師第39旅第2團的副營長。

  車震,簡直就是鹿鐘麟的再生父母,是他的福星。



  附錄一:


  講一下哈:吾國最早預測是甲骨占卜,這與巴比倫波斯分歧,他們是看動物內臟,吾國所謂甲骨占卜,占是預測,卜字邵偉華等講什么土圭為掛而影子成卜,誤,卜字是卜人鉆鑿施火,后頭裂紋呈一縱一橫,“卜”字正好象其形,這即【周禮.秘戲圖.大卜】之卜兆,有三種即玉兆瓦兆原兆,從細到粗。世界上卜有兩種即冷卜熱卜,我們的卜是熱卜,所謂龜即烏龜,古人認為動物骨與人骨皆靈,而龜骨最靈,卜龜自己即叫“靈”,即史記【龜策列傳】的“玉靈夫子”,到明清卜龜一直叫“玉靈”,但獸骨更早,至少有五千年,具體而論一種起源于西北,用鹿的肩胛骨或牛,羊,一種東南,用龜的背甲與腹甲,商周時期二種共用,后來龜壓倒骨卜,卜便專指龜卜。


  尚秉和所謂筮分歧,我們從竹字頭就可看出,與植物有關為媒介,或用草或用竹或者小木棍,如蓍即草,這種草在古代很神秘,續補史記的褚少孫說最好莖長一丈者為上,百莖共生,起碼也要六尺滿六十莖,有神效,如果沒有也可用草木竹棍取代,什么大衍之數五十就是用這種媒介,古人叫算或籌或策,又在春秋時期一般卜筮并用,先卜后筮,如矛盾一般以卜為主,所謂“筮短龜長”,走到后來,筮占遂取代龜占,因為它具備一種推算的成分,再接合陰陽五行,成一嚴密系統,但實際上從漢代起,占卜分六大類實際為三大類:一為日者之術,即擇日擇吉,從星歷天文之術派生;一種用式盤選擇,一種用時令書或日書選擇,體系最龐大內容最復雜,如后世奇門遁甲太乙六壬所謂三式;

  又一種即卜筮,又一種內容也多,如占夢,厭劾,相術、風水。


  這三類的座次是隨時代而變更的,最早商周是卜筮,到了戰國秦漢加入很早就有但沒大規模應用的陰陽五行,成其所謂日者之術,即嚴格意義上的數術與方技,最為吃香;這就是【史記】把【日者列傳】放在【龜策列傳】之上,于是后來,卜筮中筮離開卜,而向日者之術靠攏,于是從最初的甲骨卜到周易卜,爻占卦象占,到日者式法之術,到二類融合而各有講究,于是風水,占卜與擇日擇吉,幾弗成分,工具是周易六十卦,方法是用陰陽五行爻動爻占,具體講商周簡古,秦漢復雜,唐宋特別邵康節先天數后天位,又予簡化而與他術并駕其驅,就易自己而言,漢代象數易,魏晉義理易,宋又義理易(陳摶邵康節除外,朱子首鼠兩端),魏義理為玄學,宋義理分歧,為道學,清又分歧,回歸漢易主要是東漢易,即鄭玄、荀爽與虞翻,尚秉和名著【周易尚氏學】為代表。


  附錄二:

  這個天火同人卦,變卦雷火豐,那位高人顯用六爻之法而兩爻動,于是除文中二解外還有第三解,先看主卦天火同人,天為乾為君為九五至尊,離火在南,喻馮玉祥系之國民革命軍(其與南方通聲氣),則為火克金,顯為逼宮之象;又變卦雷火豐,震卦為車,為動為出逃,乾變為震,不正是浦儀出逃之象乎?又馮玉祥之第二十師,兩爻動,兌卦為二,為二十;又震為四,直讀則為:1924年第二十二師南方革命軍(離火)逼宮九五至尊(乾卦,又乾為西北,正應西北軍之南方系)倉促出逃(上震為車被下卦離火克)........一切早有天意,一卦原可多解,鹿其時未必看出,他不過僅問前程而已,不知此卦早寓離火克乾金之象。

  木生火,亦耗散被制意,我解為克,好比問行人之克則吉,問愛人之克為糾纏,凡卦吉,則求生求比合求當令,反之則生或克為泄為耗散,被克為死,可與旺相休囚死同參。此卦主卦體克用,變卦用生體,對溥儀這個九五至尊即上卦乾震,或克或泄,大兇。




  本文首發“成都藏韜文化“,轉載請說明出處,謝謝。






打賞

103 點贊

主帖獲得的天涯分:0
舉報 | | 樓主 | 埋紅包
樓主發言:2次 發圖:2張 | 添加到話題 |
作者: 時間:2019-07-10 11:47:02
  有意思,
來自 | 舉報 | 1樓 | 埋紅包 | 點贊 | 打賞 | 回復 | 評論
樓主 時間:2019-07-10 14:37:18
  有個地方應為“鹿鐘麟”,錯為“鹿傳霖”,特為更正。
作者: 時間:2019-07-10 20:39:22
  這張照片以前見過,很有歷史感
作者: 時間:2019-07-11 04:49:31
  國人沒有什么契約精神、前任簽合同、繼任就不認可。
作者: 時間:2019-07-11 07:28:58
  皇帝與平民,皆為普通人,只是機緣巧合,掌握分歧的權力。
作者: 時間:2019-07-11 07:45:35
  溥儀是那種一輩子當傀儡皇帝的,沒品嘗過真正的大權,經歷過復辟的種種可笑可悲的經歷后,他哪里還有心情思念前朝,估計早已悟透了
作者: 時間:2019-07-11 11:21:01
  你以為你懂了,其實你不懂。
作者: 時間:2019-07-11 14:59:33
作者: 時間:2019-07-11 19:37:45
  有啥研究的馮玉翔民國莠民
發表回復

請遵守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