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長篇小說《三科(詭物查詢拜訪)》連載 不尋常物件查詢拜訪錄

樓主: 時間:2019-06-23 11:36:02 點擊:530 回復:140
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

字體:

邊距:

配景:

還原:

  作者簡介
  男,宜興人,江蘇省網絡作家協會會員
  主要作品
  長篇小說《異墓錄》系列五部
  長篇小說《紫砂怪談》(2017年度天涯十鴻文品)
  歡迎合作方約稿!

  《三科(詭物查詢拜訪)》簡介
  輕科幻、詼諧、驚悚離奇。
  某科研企業內部成員圍繞眾多導致離奇事件發生的詭異物件展開查詢拜訪。

  楔子
  Y市中心區域,警局的一側有一棟建于上個世紀的五層樓房;該建筑從外觀上看很不起眼,與本地大部分老舊建筑沒多大區別。
  這棟樓隸屬于一家民營企業,主要研發日用科技產品,外面上看,它與Y市眾多的民企一樣,規模小,人員不多,然則,這棟樓里有個特其余科室,叫做三科,其成員不是普通科研人員,而是與警局合作,協助查案的查詢拜訪員。
  中午,樓內的一間辦公室里,查詢拜訪員林家豪因忙于工作沒時間外出吃飯,他買了桶面將就著對付午餐。
  才吃了兩口,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從門外進來;那人的一條腿剛跨進屋,便響亮而熱情地喊了一聲:“爸。”
  林家豪望了那人一眼,轉頭朝也在吃桶面的副科長王書兵說:“王叔,是找你的吧。”邊說,心里在想,王副科長才五十不到,假如這人是他兒子,那王書兵算是早婚早育了。
  如果說王書兵與來人的年齡差距讓林家豪感到意外,那么,接下來上演的一幕就讓他措手不及了。
  “找你的。”王書兵抬頭看了看進門來的那人對林家豪說;說著,與來人打招呼,“小林,今天又有什么事情來找你老爸呀。”
  噗的一聲,林家豪將一嘴泡面全噴了出來。
  “什么?找我的?”他詫異地看著王書兵,隨即將目光轉到來人身上。
  他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一個年齡比他大了將近十歲的人,怎會喊他爸,而且,喊得這么自然這么親切。

打賞

130 點贊

主帖獲得的天涯分:0
舉報 | | 樓主 | 埋紅包
樓主發言:70次 發圖:0張 | 添加到話題 |
樓主 時間:2019-06-23 11:37:08
  第一章血色娃娃1
  貨架上那個玩具娃娃詭異得緊,除了裸露在衣服外的臉和手,身體的其余部分都是鮮紅色的,像血一樣的紅,而娃娃的臉卻白得瘆人,如同濃妝艷抹的日本藝伎。
  這種色差在日光燈映照下,讓林家豪感到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林家豪有理由感到緊張,因為,他記得一個小時前自己還在另外一個地方,而現在,卻莫名其妙來了這里,來到了這個陌生的像是商場的除了他沒有別人的地方。
  這是哪兒,自己是怎么來的,為什么血色娃娃會涌現在他經過的每一個地方,商品柜,貨架,甚至是樓梯間……只要他測驗考試下樓,所到之處都邑看到這個娃娃。
  玩具娃娃盡管是人形,但沒有生命,若非借助外力,弗成能自己會動。
  林家豪猜測,那些娃娃可能只是外形相似屬于同一款,而不是同一個。
  他覺得只有這種分析才說得通,如若否則,那就太詭異了。
  他定了定神,仔細觀察周遭的環境。
  剛才,他測驗考試了幾種下樓的方法,電梯與步行樓梯都試過,但都無功而返。
  就拿電梯來說,進去后按下的明明是去一層的按鈕,可電梯停下打開門時,他看見的,卻是對面白色的墻上兩個黑色的數字,13。
  莫非,遇到靈異現象了,難道,是鬼打墻嗎。
  他無法理解,反復走樓梯好多遍,但無論是上樓還是下樓,那兩個黑色的數字13陰魂不散地纏著他,走來走去都是在13層,而那個血色娃娃也跟影子一樣牢牢地跟著他。
  此刻,他的心中有兩個聲音在爭論。
  一個說,肯定是遇上鬼打墻了,作祟者正是那個血色娃娃。
  另一個聲音反駁道,弗成能,這太荒謬了。你是在校生,明天就要卒業了,怎會有如此荒謬的想法。
  然則,如果不是靈異現象,現在被困在這個陌生的環境里又該怎么解釋。一個聲音說。
  林家豪覺得頭痛欲裂,他下意識揮了揮手,想把心中的聒噪聲揮去,但很快意識到這么做起不到任何作用。
  正感到無助之際,他背后傳來電梯門緩緩打開的聲響。
  林家豪吃了一驚,心想,整個樓層只有他一人,關于這一點他是可以肯定的,因為,剛才仔細找過,沒見有其他人存在;但此刻,電梯門卻打開了,說明有人來了。
  會是誰呢,是保安嗎,一定是的。三更子夜除了保安還會有誰在商場里溜達。
  他不知該高興還是該擔心,因為,電梯門打開之后便沒了動靜。
  如果是有人來,肯定會走出電梯,但現在卻沒有腳步聲,那來人定是在電梯里站著沒動。
  林家豪仿佛覺得背后有雙眼睛正死死地盯著他,目光陰冷。
  他的冷汗滲出來了,心臟仿佛失去了動力停頓了一下。
  • 舉報  2019-07-10 20:41:34  評論

    評論 :差點看成林書豪了
我要評論
樓主 時間:2019-06-23 11:37:51
  寂靜讓他感到恐懼也感到窒息,僵立了片刻后,他決定轉身去看一看,他要弄明白來者是何人。
  他慢慢地轉過身,當電梯門口一位短發女子的身影躍入他眼簾時,他感到心中山一樣的壓力迅速消散了。
  謝天謝地,終于來人了。
  他大大的松了口氣,不過,心中的疑云也升了起來,因為,他看到那個女生的站姿很奇怪,是背朝著他,沒任何動作。
  “你好。”他走過去打招呼。
  沒有回應,那個女生仿佛聽不見他說話似的,依舊一動不動。
  林家豪發生了一種想法,認為這個女生只是一具傀儡,一具用來展示服裝產品的模特。
  可是,他很快否定了這樣的猜測,因為,他看到女生脖頸間有著人類才有的膚色,因此他肯定,女生是一個人。
  “你好,請問……”他再次開口,可是,剛說出四個字就發覺紕謬勁了;他發現,女子的身軀有些僵硬,而且,正緩緩的往后倒來。
  林家豪飛快地想,如果不去扶對方,女生肯定要摔倒在地,而且,后腦勺會碰到硬邦邦的地面,若真是那樣,后果不堪設想。
  只稍微猶豫了一下,他便跨過去扶住了對方。
  女子倒在他的懷里,林家豪看清楚了對方的臉。
  那是一張怎樣的臉呀,五官扭曲嘴巴大張,一雙眼睛睜得老大。
  林家豪看得真切,女子的瞳孔已經擴散,由此可以斷定,這個人已經死了。
  盡管林家豪心理素質較好,但女子臉部太過猙獰的臉色還是將他嚇得毛發倒豎;他猛地松開手往后急退了幾步,任由女子倒在冷冰冰的地上。
  恐怖的氣氛越來越強烈,女子倒地的一剎那,他看見一個渾身血紅的小小身影,慢慢地從電梯里探出半截身子,慘白的臉上一對大大的滿是黑色的眼睛望向了他。
  林家豪嚇得頭發根都豎起來了,他猛地回過頭去,他并不是在躲避娃娃投來的陰冷目光,而是要證實一下貨架上那個娃娃還在不在,證實此前見過的血色娃娃到底是同一款的分歧個體,還是原本就是同一個。
  很快,他有了謎底,貨架上原本放著血色娃娃的地方已經空空如也。
  他的心跳瞬間加劇,心臟仿佛要從他的嗓子眼里蹦出來一樣。
  事實證明,此前他在分歧區域看到的血色娃娃都是同一個。
  天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他感到恐懼與疑惑的當口,更加恐怖的一幕上演了。
樓主 時間:2019-06-23 11:38:23
  他看見,貨架的一側緩緩探出一顆腦袋來。
  他的心跳頓時停頓了,因為,他看清楚從貨架后面探出來的是一張慘白的娃娃臉。
  太過驚悚的一幕讓林家豪覺得整個身子都不屬于他了,他想逃,但神經機能仿佛都已癱瘓,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身子,只能定定地站在那里,看著貨架后面那個血色娃娃慢慢地探出身來。
  “快跟我走,這里不平安。”
  就在他被嚇得身子不克不及動彈之際,大廳另一端的樓道口跑來一人。
  那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女生,雖身材纖細卻快步如飛,還沒等林家豪反應過來,對方已來到近前,拉住他作勢就要往回跑。
  “你是誰?”林家豪鎮定下來,問女生。
  他認為,此刻涌現的陌生人與血色娃娃一樣需要提防,因為,他無法確定對方是否有敵意。
  女生停下來,手卻沒松開,急急地說:“你現在必須跟我下樓,到了平安的地方我會告訴你一切。別再猶豫,晚一步就走不了了。你看看四周。”
  林家豪忙看向周圍,只一眼,他的汗毛就豎了起來。
  如果,此前他的遭遇可以用提心吊膽來形容,那么,此刻他看到的一幕已經是可怕至極。
  他看見,大廳內的商品柜、貨架乃至電梯、樓道口,無數個小小的腦袋正慢慢地探出來,而它們慘白的小臉上都有著同樣的臉色,那是一種詭異的笑容。
  恐懼的景象讓林家豪頓時沒了主張,他跟著女生朝著樓下一路狂奔。
  或許是有人領著的緣故,這次,他解脫了一直纏著他的數字13,很快,便來到了一樓大廳;那里,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正等著他們。
  林家豪已經體力透支快要癱倒了,但他不克不及倒下,他必須強撐著,因為,他要解開心中的謎團,他想搞清楚,他是怎么來到這棟大樓的,眼前的兩個人又是誰;另外,在樓上看到的可怕女子和嚇人的娃娃又是怎么回事。
  中年男人沒給他停留的機會,見他們來了,與女生一左一右扶持著他跑出了大樓。
  三人來到河邊一座涼亭停下來,林家豪喘了好一陣才緩過氣來。
樓主 時間:2019-06-23 11:38:42
  “你……你們是什么人?”他問兩人。
  中年男子面露意外的臉色,反問道:“你不記得了?”
  “我……”林家豪分析男人的問話,心想,難道,這是兩個熟人,而自己卻記不得了,“我……忘記什么了嗎?”他忐忑地問。
  男人沒回答,而是問那個女生:“曉云。你們上樓后是不是碰過那個血色娃娃了?”
  “不知道。”被稱作曉云的女生回答,“到了13層后剛出電梯,他就不見了;我找了好一會才找到他。其時,切實其實見到了血色娃娃,而且,不止一個。按其時的情形來看,小林應該是觸碰過那個娃娃了。”
  兩人的對話聽得林家豪云里霧里的,他說:“我不記得碰過那個……那些娃娃,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涌現在大樓里的。”說著,再次問道,“對了,你們究竟是什么人?我又是誰?”
  男人和女生都看向他,臉上露出擔心的臉色。
  “看樣子,你真的碰過那個娃娃了。”男人說道,“我不是警告過你,絕對不克不及碰的……”他的語氣似有責備。
  “你警告過我?我怎么……”林家豪想說怎么記不得了,但想想說這些毫無意義,便問道,“碰過會怎樣?”問這話時,他心中的擔心正在擴大,生怕觸碰過血色娃娃會造成嚴重的后果。
  聽他這么問,男人兩手一攤,聳了聳肩道:“就你現在這樣嘍。”
  “現在這樣?難道……是指我忘記事情?”
  “對。這還不算是嚴重的,更嚴重的是……”男人說到這里沒再往下說,他的眼睛穿過夜空,望向不遠處大樓的高層。
  林家豪順著他的目光看去,見大樓十三層的窗戶里站著成排的小小人影,似乎正朝他們這邊看。
  如此詭異的一幕是林家豪今生第一次看見的,他感到恐懼,不由回味男人說的話,心想,眼前的場景已經讓人覺得毛骨悚然了,如果這都不算嚴重,那么,更嚴重的會是什么呢。
  “你真的一點都記不起先前的事情了?”男人問林家豪,又像是在提醒,“三科,還記得嗎?”
  “三科?”林家豪努力回憶了一下,腦海中朦朦朧朧地涌現了一些零散的場景,這些場景他好像經歷過,他甚至可以肯定,眼前的男人與漂亮女生他并不陌生,只是短時間里記不起了。同時,他也明白,心中的諸多謎團對眼前這個男人來說那都不是事,對方一定知道真相。
作者: 時間:2019-06-23 15:29:22
  歡迎壺兄回銀河系[d:鼓掌]
作者: 時間:2019-06-23 15:29:31
  @珍壺軒怪談 :本土豪賞1個(100賞金)聊表敬意,點贊是風氣,越贊越大氣【我也要打賞
樓主 時間:2019-06-24 16:26:17
  第二章 血色娃娃2
  在林家豪再次提出問題后,男人開始解密了。
  男人說:“我也只粗略知道一些事情,如,你和我以及小丁都是三科的成員;此次來嘉華超市是要查詢拜訪一起兇殺案;由于此案件的特殊性,上級要求在執行任務過程中不克不及泄露與案件有關的信息,包含咱們的身份……”
  聽到這里的林家豪看了看兩人,又望了望自己,見都穿戴便服,便疑惑地問男人:“你……說的都是真的?我是警察?”
  “呵呵。”男人笑了笑,說,“不是,咱們是協助警方進行查詢拜訪。”
  “這樣啊。”林家豪像是聽明白了,但臉上疑惑的臉色還在,他說,“我怎么記不起來咱們是怎樣來這里的。”
  男人解釋:“剛才不是告訴過你了嘛,是跟那個血色娃娃有關。那器械涂抹了致幻藥物,碰過的人輕則發生幻覺,重則會被自己的臆想殺死。”
  “有這么嚴重?”林家豪料想他之所以會失憶,可能是因為碰過了血色娃娃;他擔心會有更嚴重的后果,不由感到焦急。
  “不過沒關系。有我們在,你會很平安的。”男人信誓旦旦地說。
  盡管男人說得極其自信,但林家豪還是放不下心來,究竟,他面對的是陌生人,對方姓啥名誰他都不知道;一個對他來說一無所知的人說出來的話,其誠信度很難判斷。
  見他猶豫的樣子,男人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笑著說:“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王書兵,是三科的副科長。”又指著那位美女說,“她叫丁曉云,是三科的查詢拜訪員。我們都是你的同事。”為了讓林家豪相信,他指著林家豪的上衣口袋說,“我相信你兜里有樣器械能證明我說的一切。”
  “是嗎?”林家豪將信將疑摸了摸上衣口袋,感覺有個小簿子,掏出來一看,是工作證,上面的照片和描述都準確無誤指向他是三科的查詢拜訪員。
  確認過身份后,林家豪那顆懸著的心,隨著工作證被放回到兜里落回到了肚子里。
  “現在我們該怎么辦?”他想早點離開這個被恐怖氣氛籠罩的地方,他問王書兵。
  “嗯……”王書兵沉吟了一下,目光投向不遠處光線昏暗的街道,答道,“去那里。我相信,超市涌現怪現象,周圍商鋪的人一定聽說過。我們去查詢拜訪一下。”
  Y市人們的夜生活比較豐富,每天晚上商業區都涌現出一派熱鬧的景象;然而,讓三人覺自得外的是,當他們來到主街道時,卻看到了與熱鬧非凡相反的一幕。
  他們看見,街道上異常冷清,視線范圍內見不到一輛車,也見不到半個人影;更讓他們覺得詭異的是,感覺不到丁點悶熱,反而覺得涼颼颼的,那種冷仿佛能穿透骨髓,讓人直起雞皮疙瘩。
樓主 時間:2019-06-24 16:27:03
  @光影疏斜幽香襲 2019-06-23 15:29:22
  歡迎壺兄回銀河系[d:鼓掌]
  -----------------------------
  謝謝幽香大大。
樓主 時間:2019-06-24 16:28:04
  現在是盛夏,即就是晚上,且不說日間遺留下來的燥熱會不會散盡,至少不會讓人覺得冷。
  這種怪異現象讓林家豪覺得心里發毛。
  “奇怪,人都到哪去了?還有,這地方怎么這么冷,就像進了冰庫似的。”林家豪自言自語道,他的腳步不自覺地停下。
  王書兵和丁曉云也停了下來,他們端詳起四周。
  片刻,林家豪發現王書兵的臉色漸漸變得難看,忙問怎么啦。
  王書兵不做聲,指著一個地方示意他去看。林家豪望過去,可是,瞧了好一會也沒看出所以然,便問,看什么。
  王書兵問道:“你對這條主街道了解嗎?”
  “嗯。”林家豪點了頷首,他在這里出身成長,從小到大這條街道他走過無數遍,不說了如指掌,也許的模樣他還是記得清楚的。
  “你沒看出不尋常來?”王書兵又問。
  林家豪被問得云里霧里的,他再次仔細去看,當他的目光落到一棟大樓上時,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氣,因為,那棟樓,正是他剛從里面跑出來的那個超市。
  見鬼了,超市不是在相反方向的嗎,怎么跑到前面去了;難道,是鬼打墻,他們是在原地兜圈子。
  他邊想,邊回過身看向來時的方向,眸子里滿是迷惘。
  作為三科的領到又是干將,王書兵自然猜到林家豪的想法,他對二人說:“別慌,你們去檢查一下前面的超市。我往回走,去看看剛才咱們呆過的地方。”說完,轉身走向來時的方向。
  林家豪跟在丁曉云后頭,兩人朝著百米開外的超市走去。
  此時,四周沒來由的彌漫開濃濃的霧氣,空氣中的濕度迅速變大,致使稍遠的地方的景物看上去模糊不清,氣氛變得有點陰森。
  兩人來到大樓前,林家豪仰面望向十三樓,見窗戶緊閉,沒見有血色娃娃。
  他定下神來,問丁曉云接下來該怎么辦。
  丁曉云想了想,說,要不,進去看看。
  林家豪聽了不由想起先前那恐怖詭異的遭遇,臉色都微微一變。
  他說:“要不,咱們等老王來了再說吧。”他的聲音有點低,臉色也有些忸怩,他不想讓丁曉云看不起自己,作為一個大男人,在美女面前說出這樣的話來,就像是在說自己怯弱怕事。
  其實,林家豪膽量并不小,但現在的遭遇是他今生聞所未聞,怪異可怕到了極致的,表示出懼怕也是在情理之中。
樓主 時間:2019-06-24 16:28:29
  丁曉云是個通情達理的人,她理解林家豪的心情,坦然地說:“好吧,先……”
  她想說先看看王書兵那邊會有什么發現,然而,剛說出三個字,余下的話就被林家豪一聲低低的驚呼給打斷了。她忙問怎么了,林家豪用眼神示意她看向一個方向,說,瞧那邊。
  丁曉云忙看過去,發現濃霧之中一條模糊的黑影正緩緩顯現出來,看形狀,像是個人,不過,個子矮小,應該是個小孩或是侏儒。
  “奇怪。”丁曉云小聲嘀咕,“剛才沒見一個人影,這小孩從哪里來的。”正說著,她的衣袖被輕輕地扯了一下,垂頭看,是林家豪在拉她,“怎么啦?”她小聲問。
  林家豪小聲地說:“這哪是小孩呀,這分明是……”
  余下的話林家豪說得很輕,以至于丁曉云無法聽清,不過,她知道,那個從濃霧中顯現出來的小小身影一定不是尋常之物,那器械讓林家豪感到害怕了。
  她望著那個越來越清晰的身影,幾秒之后,她看清楚了,那是一個全身血紅只有臉是白色的娃娃,正是在超市里見到的血色娃娃。
  她忙將林家豪拉到身后,以確保對方的平安。她沒像林家豪那樣緊張,因為她認為,即便這個娃娃是人為操控用來害人的,但只有一個,而他們有三人,數量決定了他們的優勢;她很自信,論身手,別說是一個娃娃,再來兩三個也不成問題。
  就在她以為自己占了上風之際,林家豪又發出一聲驚呼,繼而說出一句讓她緊張起來并掏出槍來的話。
  “不、欠好,你看,這么多娃娃。”
  丁曉云看過去,她受驚地發現,在那個血色娃娃的后面,漸漸隱現出一群模糊的矮小的身影。
  她很受驚,知道自己沒能力同時對付這么多娃娃,便喊了一聲:“快跑。”
  喊完,朝著來時的方向飛跑;林家豪見狀,忙跟在她身后飛奔起來,兩人跑得腳下生風。
  說來也怪,那些血色娃娃并沒有追來。
  林家豪邊跑邊回頭去看,見到那些血色娃娃已經隱入了濃霧之中。
  兩人氣喘吁吁地跑回到河邊的涼亭里,王書兵恰巧從超市里出來,見他們累得上氣不接下氣,知道出事了,忙問怎么了。
  林家豪邊喘著粗氣邊擺手道:“別,別提了,撞上一大群血色娃娃,太嚇人了。幸好跑得快,要否則,都不知道會怎樣呢。”
  “一大群?”王書兵咕噥了一下,一雙眼睛望向超市十三層,那里黑漆漆空蕩蕩的,什么都看不見,“難道,那些娃娃是從我去檢查的那家超市里跑過去的?”他問道。
  林家豪說:“應該不是,我猜測,兩家超市里都有大量的血色娃娃。”
樓主 時間:2019-06-24 16:28:53
  “然則……這地方只有一家嘉華超市,新冒出來的那家到底是怎么回事?”丁曉云緩過氣來,提出了疑問。
  王書兵搖了搖頭,臉上盡顯茫然之色,看得出,他也不知道。
  就在三人感到迷惘之際,河道里刮過一陣勁風,河面上響起了水泡上升爆裂的動靜,聽上去就好像有什么器械正從水底升起。
  林家豪是第一個注意到河道有變更的,他看向河里,只一眼,就嚇得差點背過氣去。
  他看見,河水中涌現了很多紅色的人影,密密麻麻幾乎覆蓋住整個河面。
  那些人影身材矮小,面孔白得瘆人,正是他懼怕見到的血色娃娃。
  他發出一聲驚叫,往后急退了好幾步,緊張地說道:“死了死了。隨處都有血色娃娃,今天想要活著離開,難于上青天。”
  話音剛落,他就看到丁曉云的臉上涌現了恐懼的臉色,同時,他也發現丁曉云看著的地方并不是河里,而是看向了他的身后。
  林家豪感到心臟緊縮了一下,心想,丁曉云一定是看到可怕的器械了,而且,讓對方懼怕的器械就在自己的背后。
  他覺得背脊升起了一股涼意,心想,自己的身后是馬路,馬路的對面是超市大樓,難道,丁曉云看到超市的窗戶里又涌現血色娃娃了嗎。
  就在他胡亂想象的時候,忽聽背后響起如腳步聲一樣的巨大動靜,隨著響聲,地面震顫起來,他感覺到像是有什么巨大的物體正朝這邊來。
  他的心一下吊到了嗓子眼里;他不知道發出巨響的到底是什么,但他可以肯定,那器械的體積一定大得驚人。
作者: 時間:2019-06-24 19:35:27
  七 · 一臨近,銀河版【家國】主題征文活動正火熱進行中,誠邀走過路過的銀河人一起來支持啦\(^o^)/~
  http://56vip8.com/post-1177-11671-1.shtml
作者: 時間:2019-06-24 21:49:42
  支持新作,跟讀學習!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6-24 22:20:22
  
  
  • 舉報  2019-06-25 09:10:32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謝謝老友美圖!
我要評論
樓主 時間:2019-06-25 09:07:58
  @光影疏斜幽香襲 2019-06-24 19:35:27
  七 · 一臨近,銀河版【家國】主題征文活動正火熱進行中,誠邀走過路過的銀河人一起來支持啦\(^o^)/~
  http://56vip8.com/post-1177-11671-1.shtml
  -----------------------------
  支持!
樓主 時間:2019-06-25 09:13:09
  第三章三科
  林家豪怎么也沒想到,當他回過身去的時候,會看到超市大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跟大樓一樣高,渾身血紅臉色慘白的血色娃娃。
  這樣的場景原本只應該在片子中能力看到,而現在卻在現實里在他的面前上演了,對此,林家豪覺得迷惘,同時,發生了強烈的恐懼心理。
  他想,這么大的血色娃娃,其跨出一步相當于普通人類奔馳數十米的距離,被它盯上,有逃脫的可能嗎。
  想到這里,他心生絕望。
  巨大的娃娃并沒有因為他感到害怕、絕望就停下腳步,而是朝著三個人逼來,每走一步,地面便震顫一下,眼看著它的巨大腳掌就要踩到三人的身上。
  這時的林家豪已經完全呆住了,他從沒遇到過如此離奇可怕的一幕,他僵立在那里,大腦一片空白,任由那娃娃巨大腳掌的陰影將他籠罩。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丁曉云抓住了他的手腕,喊了聲:“一會別吐到我身上。”
  林家豪聽到了這句話,神智頓時恢復,但他沒能明白丁曉云這句話的含義。
  他想問問,可是,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覺得身子騰空而起,繼而,墜向飄滿血色娃娃的河面。
  林家豪心想,丁曉云話里的意思弄不弄得明白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河里這么多可怕的娃娃,跌下去想要生還除非涌現奇跡,然而,奇跡哪能隨隨便便就涌現呢,結果,一定是死多活少。
  想到這里,他心中絕望之情越發強烈。
  死就死吧,人來到這個世界不就是一個等死的過程嘛,只是這個過程太短了。
  他咬緊牙關,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這時,奇跡卻涌現了。
  林家豪看到,丁曉云帶著他,就像武打片里的女俠,蜻蜓點水一般,踏著漂浮在河面上的血色娃娃,幾個起落便到了河對面。
  林家豪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事,心中各種感受都有,有驚訝,有恐懼,更有驚喜,還有起落時波動造成的暈眩。
  他的腳剛碰到地面,胃里一股熱乎乎的器械便涌了上來,一張嘴,便哇哇吐了起來。
  到了此刻,他才明白丁曉云話的意思,是要他嘔吐時別吐到對方身上。
  巨大的血色娃娃會不會過河來林家豪并不知道,不過,能暫時脫險總是好事。
  吐完之后,他直起腰,沖丁曉云豎起大拇指,由衷地夸贊了幾句。
作者: 時間:2019-06-25 15:14:09
  
  
樓主 時間:2019-06-25 15:47:56
  這時,河對岸的王書兵也學著丁曉云的樣子,如一只矯健的燕子,起起落落之間,便來到了兩人的面前。
  “此地弗成久留,咱們先去附近的平安屋。”王書兵說。
  平安屋,這個詞匯林家豪在片子里看到過,是指能掩護被掩護者的生命平安,以及提供一段時間內被掩護者生存需求物質供應的所在。
  現實中還真有這種地方,這是林家豪從未料到的,不過,他并沒有感到意外,因為,連大樓一樣高的娃娃都見到了,存在平安屋就無獨有偶了。
  在王書兵的率領下,三人飛奔向一個方向;讓林家豪感到慶幸的是,他們的背后,那個巨大的娃娃非但沒有追趕,還隱沒在了夜幕之中。
  平安屋在離超市不到五百米的地方,是一間不起眼的洗車店,里面的擺設異常簡陋,致使林家豪不自覺地想,來這里洗車的,一定不會涌現寶馬梅賽德斯那樣的豪車。
  讓他沒想到的是,一扇略微生銹的鐵門后面的景象與店內的簡陋有著強烈的反差,門后是一個龐大的空間,幾個辦公隔間分布在其中,一些穿戴淡藍色工作服的人在忙碌著。
  見他們來了,一位五官精致身材苗條的女工作人員迎上來,她熱情地跟王書兵打招呼,問有什么需要贊助的。問話的時候,還有意無意地瞥了林家豪幾眼。
  王書兵說,他們要去分部,還特別隆重地向女工作人員介紹林家豪,說林家豪是新來的查詢拜訪員,也是全科室的未來之星。
  見王書兵這么介紹自己,林家豪覺得欠好意思,靦腆地笑著對女工作人員說:“我就是一個新人,希望往后多多指教。”
  女工作人員用好看的大眼睛盯著林家豪,含著笑說:“未來之星,以后閑了來我們平安屋坐坐。”
  這樣的目光仿佛帶著電,林家豪感到臉上燥熱,面頰上竟然顯現一抹紅色。
  王書兵笑起來,說:“不要動我們未來之星的心思。所謂,近水樓臺先得月,好處得我們科里人分享。”說著,強調道,“我們三科美女好幾位,都單著呢。”說完,有意無意地瞥了丁曉云一眼,搞得丁曉云臉上也飛起一抹紅霞。
  說笑了一會后,女工作人員帶三人去了一個地方。
樓主 時間:2019-06-25 16:39:32
  林家豪發現,這個地方與地鐵站相似,只是規模小很多。
  片刻,一輛袖珍版的地鐵開來,王書兵與女工作人員道別,領著兩人上了車。
  去分部還要乘坐地鐵,林家豪以為距離一定很遠;但讓他沒想到的是,只幾分鐘,車子便停下,王書兵說到了。
  下了車,三人走了一會,這里的結構與平安屋區別不大,只是辦公區域更趨于傳統,是在屋里的。
  他們來到一間辦公室門口,林家豪看見,墻上掛著標牌,上面有兩個大字與四個小字;兩個大字是三科,四個小字是詭物查詢拜訪。
  丁曉云沒進屋,因為,她的辦公室在別處。
  王書兵領著林家豪進了辦公室,讓林家豪在沙發上躺下,說是此前疲于奔命一定累了,要他休息一下。
  林家豪心中謎團頗多,他想搞清楚;然則,或許真的是累到了極點,困意就像海潮一般襲來,致使他感覺到眼皮像閘門一樣繁重,剛躺下,意識便模糊起來。
  也不知睡了多久,兩個人的對話聲讓林家豪漸漸醒來;先傳入他耳朵的是丁曉云的說話聲。
  丁曉云說:“王叔。你說,娃娃的蠱毒會不會對小林造成永久性傷害,好比,忘掉一些事情。”
  男人的聲音響起來:“不會。那個娃娃的品級不高,小林的失憶只是暫時性的,稍加休息與引導,他就會恢復記憶的。”說話的是王書兵。
  林家豪睜開眼,從沙發上坐起。
  “醒啦。”王書兵走過來扶他,“感覺怎么樣了?”他關切地問。
  林家豪舒展了一下身子,說:“精神好多了。”說著,問王書兵,“我有很多問題……”
  沒等他把問題說出來,王書兵便打斷了他的話頭。
  他說:“很多問題不算是問題,因為,先前你都知道的,只是暫時忘記了。”
  “忘記了?”林家豪皺起了眉,說,“我好像不是個容易忘事的人哪。”
  “失憶不是你自己造成的。”丁曉云說,“是血色娃娃身上存在蠱毒,你觸碰后中毒涌現了幻覺,而且,導致部分記憶暫時缺失。”她倒了一杯水遞給林家豪。
  林家豪接過杯子,卻沒喝,他問道:“那么說來,此前我看到的血色娃娃不是真實存在,而是幻覺所致?”
  “可以這么說。”丁曉云解釋,但強調,“但有些是真實的。”
  這句話讓林家豪的眉頭皺得更厲害,他不由想起大樓那么高的娃娃,心說,如果那玩意要是真實存在的,就太嚇人了。
  丁曉云說:“我不知道你在涌現幻覺時都看到了什么,但可以向你担保,血色娃娃只有一個,自身沒什么特別之處,只是娃娃的身上被人涂抹了某種特殊的藥物,而這種藥物能致幻。”
  聽到這樣的解釋,林家豪稍稍放下心來。
  “那就是說,我見到的無數的以及大樓一樣高的娃娃都不是真實的,是我想象出來的?”他問道。
  丁曉云短暫一愣,繼而笑起來。
  “你干嘛笑呀。”林家豪被笑得莫名其妙,問道。
作者: 時間:2019-06-25 20:56:35
  跟讀支持!問好!
  • 舉報  2019-06-26 08:55:07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謝謝夏沫!
我要評論
樓主 時間:2019-06-26 08:55:17
  “你的想象力太豐富,竟在幻覺中想象出這么高大上的娃娃。”丁曉云笑著說,“大樓這么高,呵呵,虧你想得出來,你以為是演片子,金剛再現哪。”
  林家豪被說得有點欠好意思,輕聲說:“其時,我還以為那是真家伙,半條命都被嚇沒了。”說著,問丁曉云,“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你不知道?三科呀。”
  “我知道是三科,門口牌子上寫著呢。然則,這個三科具體是干什么的,我又是怎么進三科的呢?”
  “你自然是跟我們一起回來的。”
  “不是不是。你沒明白我的意思,我是想問,我是怎么進三科當起查詢拜訪員的。”
  見林家豪這么問,丁曉云有些擔心,她看了王書兵一眼,說:“老王。小林這種狀態要連續多久?”
  王書兵自信地回答:“放心,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復。”
  “然則,這個多久確切來講是多久呢?”林家豪科不想成為一個不記得過去的人,他有些焦急地問,“是幾分鐘,還是幾天?”
  王書兵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按我經驗來判斷,最多一個禮拜。”
  “我去。”林家豪說,“也就是說,一個禮拜中我將成為一個沒有過去記憶的人。”
  “嗯。”王書兵點了頷首,撫慰道,“一個禮拜只是我的猜測,或許,用不了這么久。”
  “哦。”林家豪點了頷首,臉上的臉色卻有點繁重,他說道,“這么說來,失憶的狀態也有可能連續更長的時間?”
  王書兵聞言微微一愣,繼而點了頷首說:“有這可能,但幾率不大;因為,跨越一個禮拜恢復不了記憶的現象在三科只涌現過一次。”
  林家豪問:“那一次當事人失憶多長時間的?”
  “這個嘛……”王書兵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他猶豫了。
  在林家豪期盼、焦慮的期待中,丁曉云終于忍不住了,她說道:“小林,那樣的事情不會在你身上發生的。”
  她不說還好,一說,林家豪感到分外緊張:“難道……那個人至今沒有恢復記憶。”
  幾乎是同時,王書兵與丁曉云神色凝重所在了頷首。
作者: 時間:2019-06-26 14:56:15
  打卡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6-26 15:15:30
  支持大神新作(?ò ? ó?)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6-26 20:01:31
  點贊支持壺兄新貼,祝大火
  • 舉報  2019-06-27 09:20:30  評論

    謝謝幽香大大!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6-26 22:08:22
  
我要評論
樓主 時間:2019-06-27 09:19:13
  第四章 香燭店
  一個可怕的想法讓林家豪無法集中起精神來,他看向茶幾,目光沒有落到茶杯上,而是落到茶幾外面的木紋上;事實上他也不知道該看什么,因為,腦子里那個可怕的想法正在吞噬他的靈魂。
  他無法想象,萬一他將成為三科第二個不克不及恢復記憶的人,往后的日子怎么過。
  見到林家豪失神的樣子,丁曉云感到心臟有莫名的刺痛感;這個外表干練內心柔軟的女生,最見不得別人的痛苦,這也是她之所以會自愿加入三科的原因——她想贊助那些需要贊助的人。
  她柔聲撫慰林家豪,說,一切都邑好起來的。
  盡管她覺得這句看似撫慰實質很空洞的語言對安撫林家豪起不了多少作用,但她還是說了出來,因為,除了這句話,她實在想不出能起作用的其余話來。
  王書兵嘆了口氣,他拍了拍林家豪的肩膀,說:“家豪,打起精神來。撫慰的話我就不說了,我來告訴你一些事情。希望我說的話對你盡快恢復記憶有贊助。”
  接下來,他便將林家豪加入三科的經過說了出來。

  不久前,三科主管人員的辦公室里,科長老楊看著新來的年輕人,眉毛差點擰到一塊。
  他想,這王書兵葫蘆里賣的什么藥,把這么一個細皮嫩肉的大學剛卒業的年輕人弄來當查詢拜訪員,難道,想他做上門女婿不成。
  叮鈴鈴。
  正想著,辦公桌上的德律風鈴響起。
  “你先坐。”老楊示意年輕人坐下,他拿起德律風,“喂,老王,有什么事嗎。哦,對了,你要的年輕人到了,就在我這里呢。”說著,望了年輕人一眼。
  年輕人叫林家豪,剛從學校卒業不久,昨天下午接到入職通知,讓他到三科報到。
  接到通知的他很高興,連夜做好了入職前的準備工作;但讓他沒想到的是,來到三科向科長楊振群報到后,才知道那些準備工作白做了。
  楊科長告訴他,免去一切手續,連基本的培訓與觀察期都忽略掉,直接轉正成為三科的一員。
  林家豪覺得奇怪,心說,自己在校時盡管造詣還過得去,但離優秀兩字有一段距離,為什么這個三科急著要錄用他,而且,還跳過了觀察期這么重要的環節。
  難道,自己親戚里有大神級的暗戶,瞞著自己搞關系把他弄進三科的。
  他這樣猜測,但很快又否定了。
  他對親戚的了解還是透徹的,有廠里上班的,在菜市場賣菜的,超市里當售貨員的,唯獨沒有吃皇糧的,按理,不會有人有能力保薦自己直接轉正進入三科。
  奇怪了,到底是為什么呢。
作者: 時間:2019-06-27 22:11:27
  
來自 | 舉報 | 收藏 | 28樓 | 埋紅包 | 點贊 | 打賞 | 回復 | 評論
樓主 時間:2019-06-27 22:24:10
  “什么?東頭發生案子,二科的同事請咱們協助查詢拜訪?行,好……好。我這就喊他去。”
  掛上德律風,楊振群對林家豪說:“你來得真巧,報到第一天就遇到案子。這樣吧,你直接去東頭的北明街找王書兵副科長,與他一起協助警方查案。”
  “北明街?”林家豪微微一愣。
  “怎么,有想法?”
  “哦,沒有,沒有。我這就去。”林家豪說完,跟楊科長道過別,轉身快步走出辦公室;接著,騎上從他舅舅那里借來的電動車,向目的地駛去。
  林家豪剛才之所以愣了一下,是因為他認得北明街這個地方,那條街在本地很出名,是專門買賣香燭紙錢、紙人花圈的。
  早先,這個地方不叫做北明街,上世紀三十年代時被人們稱為北冥街,幽冥鬼府的冥。
  到了上個世紀六十年代,破除封建迷信活動在全國轟轟烈烈地進行,這條街就被改成了現在的名稱。
  其時,這里所有鋪子被勒令關門,整條街釀成了專賣餛飩、油條、豆花的小吃一條街。直到八十年代末期,居委會尊重居民們意見,向上級部分報批獲準后,這條街才恢復了原來的屬性,重新做起了祭奠用品買賣;同時,一些花鳥店也開了張。
  于是,這條街就成了花鳥市場兼做祭奠用品交易的集散地。
  現在,林家豪聽說在這樣一條街上發生了案子,心里覺得不踏實,倒不是對買賣死人用品的所在心存忌諱,而是二科要三科來協助查詢拜訪,說明案子不簡單,甚至很棘手。
  會是什么案子呢。
  思量間,電動車已經駛入了東頭;所謂的東頭,是本地人對市區東郊的一種俗稱。
  東郊面積很小,總共就一條街,整個區域不足百戶人家,房子都是七八十年代甚至更早的時候建的,進入其間的人會感覺到整個區域內灰撲撲,有種壓抑的氣氛。
  剛到北明街,林家豪就一眼瞧見一家鋪子門口站了好幾個警員,心說,就是那里了。
  停好車來到鋪子跟前,門口的幾名警員不認識他,將他攔下,并說正在查詢拜訪案件,閑雜人等不克不及入內。
  林家豪說是來找王副科長協助查案的,警員才變得熱情,說,肯定是三科的新人,這次有勞了。
  “是小林吧,進來。”一個略顯沙啞的聲音從鋪子里頭傳來。
  林家豪料想,那一定是王副科長了。
作者: 時間:2019-06-27 22:34:49
  
  
樓主 時間:2019-06-28 11:45:50
  他準許一聲,走進了鋪子。
  鋪子面積不大,擺滿了各色各樣的祭奠用品;鋪子中央蹲著一個人,林家豪見那人穿戴一身灰突突的衣裳,以為是鋪子的主人或伙計,沒做聲,繼續往里走。
  不虞,那人卻開了口:“小子,沒見我在這里嘛。”是那個略顯沙啞的聲音。
  林家豪一愣,停下來問:“您是……”
  “人人都叫我老王,你也可以這樣稱呼我。不過,按年紀算,你得喊我叔,就喊我老王或王叔吧。”
  姓王,年紀四十來歲,應該是王副科長了。
  林家豪邊想,邊正兒八經地說:“申報王副科長,三科查詢拜訪員林家豪向您報到。”
  那人站起來,一米八的大個子,身材魁梧,國字臉,一看就是員猛將。
  “哎,沒這么多講究。喊我王叔不就行了嘛。王副科長王副科長,多兩字你不覺得繞口嘛。”那人說,臉上的臉色和說話的語氣一樣隨和。
  “是,王叔。”
  “你第一天報到就遇到這樣的案子,對你來說是個好機會。一會,好好看著,多向外面這些同志學習,他們,可都是刑偵方面的好手。”說完,王書兵指了指門口的幾名警員。
  那幾人中一個與他年紀相仿的警員說:“哎喲,王哥,你就別埋汰我們了。我們真要是好手,哪還能勞煩你來協助查案……”
  沒等那人說完,王書兵打斷了對方的話頭,說:“哎,一碼歸一碼。這樣的案子切實其實不是你們的強項,但在刑事案件方面,你們可不含糊。”
  “啊呀,過獎了,過獎了。”
  王書兵與那人說了幾句后,拍了一下林家豪的肩膀,說:“小林,你看看這個,說說你的想法。”說著,指了指地下。
  剛才,林家豪光顧著聽兩人說話,沒注意到地上,現在,經王書兵提醒,才發現地上有只蟲子。
樓主 時間:2019-06-28 11:47:43
  他蹲下去仔細看了看,對王書兵說:“王副科…….哦,王叔。這不是屎殼郎嘛。”他二舅住在鄉下,小時候他經常去玩,這種蟲子在鄉下經常見到。
  “對,是屎殼郎。”王書兵說。
  林家豪撓了撓頭,有點云里霧里,心想:王副科長要我說說想法,面對一只“屎殼郎”有什么想法好說的呢。
  見他一副茫然的樣子,王書兵笑了,說:“呵呵,你知道屎殼郎的習性嗎?”
  “知道。”林家豪真知道這蟲子的習性,是二舅告訴過他的,他說,“它喜歡吃……吃那個。”他想說這種蟲子喜歡吃屎,但覺得在上級面前不克不及說得太直接,加上他又是頭一天上崗,得留個好印象,就改口用吃那個來替代。他相信,屎殼郎又不是罕見的器械,誰都邑聽明白“吃那個”指的是什么。
  王書兵自然聽得懂,他說道:“不錯,但還有一種說法。在埃及,有一種圣甲蟲,與屎殼郎是近親,都屬于金龜科蜣螂亞科。”
  “埃及?”林家豪又撓了撓頭,他實在無法將屎殼郎與埃及的圣甲蟲掛上勾,但他知道,王副科長既然提到了圣甲蟲,就一定有什么說法。他謙虛地問,“王叔,我那個不是很明白。這屎殼郎與圣甲蟲……”他不知道該怎么問了,因為,他實在不明白王書兵為什么要提到遠在埃及的那種蟲子。
樓主 時間:2019-06-28 11:47:57
  王書兵也蹲了下來,說:“在古埃及,本地人會把死后的法老的心臟挖出,換上爬滿圣甲蟲的石塊,然后,制成木乃伊放入金字塔。這么做,是因為古埃及人相信法老會在金字塔里重生。”
  “哦。王叔的意思,埃及的屎殼郎……哦不,埃及的圣甲蟲常被用在宗教儀式上。”林家豪似乎聽出點門道來了。
  “嗯,你說的沒錯。看樣子,你的悟性蠻高的,我沒看錯人。”王書兵滿意所在了頷首,又問,“那你說,這只蟲子涌現在這里,有什么奧秘?”
  林家豪又開始犯暈了,屎殼郎除了南極洲,能涌現在地球任何一個地方,它們可不會因為這家鋪子是專賣死人用品的,就心存忌諱不敢來。
  他認為,賣死人用品的人也要拉屎,有屎就會有屎殼郎,這不天經地義嘛。
  可他轉念一想,王書兵這么問,肯定有什么說法。
  會是什么呢?屎殼郎,圣甲蟲,木乃伊……他仔細梳理王書兵剛才說過的話。
  忽然,一個念頭從他的思緒里蹦了出來:圣甲蟲,宗教儀式……難道,中國人也有拿屎殼郎來處理尸體的習俗,涌現在這里的蟲子與某個宗教儀式有關;這次警方重振旗鼓請他們來協助,就是要破除封建迷信,抓跳大神的嗎。
  一連串的疑問在他腦海中相繼浮現,他現在幾乎可以斷定,這只涌現在香燭店里的屎殼郎一定不簡單,肯定與某件宗教儀式有關。
  王書兵見林家豪臉上的臉色飛快地變更著,知道對方已經依據他的提示在思考。他滿意地笑了笑,拍了拍林家豪的肩膀,說,現在,可以去案發現場看看了。說完,站起身朝鋪子的里間走去。
  林家豪見了,也起身跟過去。
  剛走進里間,林家豪的臉就白了,因為,他看到了極其恐怖的一幕。
作者: 時間:2019-06-28 15:56:57
  
  
  • 舉報  2019-06-30 18:15:39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謝謝,祝好!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6-28 20:21:19
  壺兄周末愉快[xyc:頂]
  • 舉報  2019-06-30 18:15:23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祝幽香大大時刻好心情!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6-28 20:31:16
  跟讀珍壺老師精彩佳作,支持!
  • 舉報  2019-06-30 18:13:30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謝謝夏沫!祝愉快!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6-29 20:28:50
  
來自 | 舉報 | 收藏 | 37樓 | 埋紅包 | 點贊 | 打賞 | 回復 | 評論
樓主 時間:2019-06-30 18:13:11
  第五章 怪尸
  里間是個臥室,林家豪剛跨進去就看見地上有一具無法鑒別性其余尸體。
  此前,林家豪曾經接觸過尸體,好比,上實踐課時有去兇案現場體驗的經歷,按理,對尸體不會太過敏感。
  不過,這具尸體太嚇人了,單看局部,已經無法看出那是人體的一部分,之所以這么說,倒不是指尸體被肢解過,尸體還是完整的,但全身上下被一層黃褐色的絲狀物覆蓋,臉部也是如此,以至于無法分辨死者的性別。
  “這……這怎么回事?它是怎么死的?”看著被絲狀物裹得像個粽子一樣的尸體,林家豪結結巴巴地問。
  王書兵沒像林家豪那樣緊張,他非常冷靜,充分表示出一個老查詢拜訪員該有的鎮定。
  他說:“具體得等尸檢申報出來后能力下定論,但按我個人的經驗來判斷,死者應該是死于他人之手,是他殺。”
  對于這樣的判斷林家豪是贊同的,因為,如果是自殺,想要死成這樣,難度不是一點點。不過,他有疑問,他問王書兵,怎樣的殺人手法,能力讓死者會涌現如此怪異可怕的死相。
  王書兵沒有馬上回答,他從兜里取出一把鑷子,夾了點尸體上的絲狀物,伸到林家豪的面前,說:“你看,這是什么?”
  林家豪看了一會,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
  王書兵輕輕地晃了晃手中的鑷子,絲狀物落到地上。
  “這是糞渣與植物纖維形成的物質。如果我猜得沒錯,應該是滾糞牛的杰作。”王書兵說。
  聽到滾糞牛這個詞匯,林家豪立刻想到外頭的屎殼郎,因為,屎殼郎的別號之一就叫做滾糞牛。
  他將目光投向地上,把尸體覆蓋住的網一樣的絲狀物讓他的心臟差點停擺了兩秒。
  天哪,這么多絲狀物,得有多少屎殼郎能力整得出來。
  • 舉報  2019-07-01 20:01:30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點贊支持更新
  • 舉報  2019-07-01 22:29:02  評論

    評論 :謝謝幽香大大!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6-30 20:25:39
  繼續跟讀支持!問好!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6-30 21:10:13
  問候
  • 舉報  2019-07-01 22:27:50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祝好!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01 20:01:42
  盛世云舞慶華誕,霸業千秋主沉浮!壺兄七一快樂!
  
  • 舉報  2019-07-01 22:26:57  評論

    謝謝幽香大大,同祝快樂!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01 21:55:41
  
  
樓主 時間:2019-07-01 22:25:47
  他感嘆道:“這種殺人方法太絕了,是什么樣的人,才會想出這么詭異的殺人方法。另外,這么多絲狀物,屎殼郎應該也不少,但現在怎么一只都看不到呢。”
  “兇手是什么樣的人欠好說,然則,我猜測與埃及圣甲蟲有關;把持這些蟲子的人,可能不是中國人。至于,你說的看不到一只屎殼郎,那是因為……”說到這里的王書兵頓了頓,他的目光投向地上的尸體,然后,一字一頓地說,“因為,蟲子在死者的肚子里。”
  一聽這話,林家豪下意識地后退了一步,同時,他感到胃里一陣翻騰。
  一具可怖的尸體里存在著數量可觀的屎殼郎,這樣的事任誰看見都邑不舒服的。
  幸好,林家豪心理素質好過常人,盡管他覺得害怕也沒直接表示出來。他仔細看向尸體,越看越覺得惡心。
  這時,王書兵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說,先回單位里去。
  出門后,王書兵跟二科的同事交談了幾分鐘,將他勘察過現場后的一些想法說了出來。說完,與對方道別,坐上林家豪的電動車回單位里去了。
  兩人離開后,二科的一位小年輕問年歲稍長的同事:“李隊。您說咱們至于要請三科的來協助嘛。難道,咱們不克不及自己破案?”
  被稱作李隊的老警員望了小年輕一眼,說:“現場你也看過了,你覺得咱們有能力破案嘛。”他強調,“這不是一件普通的兇殺案,是跟……”說到這里,他停了下來,左右看了看,發現沒人注意他們,才說,“我想,是跟靈異事件有關。咱們要是貿然進行勘察,搞欠好,案子沒破,咱們就被……就被臟器械給纏上了。”
  那個問話的年輕人聽聞此言愣了一下,一臉疑惑地問:“李隊,您……居然信這個?”
  李隊自然知道他話里的意思,低聲說:“這世上有些器械可以不信,但弗成以不敬。你來二科時間不長,三科協助我們偵破過好幾起案子;這些案子如果被你看到,你的想法或許就會改變。”
  年輕人還想問什么,李隊擺了擺手,說,現場勘查得差不多了,等法醫將尸體運回去就收隊。
  見他一副不想再談的架勢,年輕人只好作罷。
作者: 時間:2019-07-02 06:32:13
  早安
我要評論
樓主 時間:2019-07-02 08:56:09
  回到單位,王書兵和林家豪去了楊科長辦公室,王書兵將協助二科偵辦案子的情況匯報了一下;匯報完后,他們去了查詢拜訪組會議室。
  由于不是開會時間,會議室里沒有旁人,兩人坐下后,王書兵要林家豪說說去過現場后的感受。
  林家豪回想起尸體那可怕的模樣,胃里抽搐了幾下;他說,今天這一趟,除了后怕和覺得匪夷所思,沒其余想法。
  “呵呵。”王書兵呵呵道,“不錯,這樣的排場你沒立刻吐出來,說明你的心理素質還行。不過,光顧著害怕而不去分析案情是弗成的。”
  “呵呵,我這不是頭一次見到這么怪異嚇人的排場嘛……”林家豪尷尬地笑著辯護。
  “嗯,我能理解。”王書兵說,他又問,“對了,你知道咱們三科除了協助警方襲擊刑事犯罪,還有其余作用嗎?”
  “其余作用?”林家豪一愣,他不知道王書兵問這話有何用意,“協助警方除了襲擊刑事犯罪……還能干什么?難道,還要幫老庶民尋找失蹤小狗,或上樹抓貓什么的?”
  “哈哈。”王書兵被逗樂了,笑著說,“庶民有困難,咱們當然要贊助。不過,我說的不是這個。”
  “那是?”
  “你相信世上有鬼嗎?”
  王書兵這句話問得出其不虞,讓林家豪猝不及防:“我……我當然不信,咱們都是無神論者不是嘛。”
  “那你有沒有遇到過無法理解的事情?”
  “嗯……”林家豪想了想,說,“有過。不過,應該跟封建迷信沒關系。”
  “哦,說來聽聽。”王書兵來了興趣,說完,點上了一支煙。
  “是這樣的……”林家豪講起他遇到的幾件怪事來。
  小時候,也許七八歲光景,他遇到了一件讓他至今都記得的怪事。
  那年的夏天,他的鄰居八十多歲的孤寡老人張大爺死了。
  其時,傍晚時分天氣悶熱,屋子里實在呆不住,大人們都去了屋外;小家豪沒跟著出去,獨自一人留在了客廳內。
  張大爺的尸體停放在里間,小家豪的膽量很大,但也不是不懼怕死人,只是他不懼怕張大爺而已;因為,老頭子平時待他像對待孫子一樣,有好吃的會給他留著,見到好玩的會買了送給他,時間久了,小家豪也真把他當爺爺一樣看待了;所以,他要趁著張大爺還沒送去燒掉,多陪陪他。
  在屋里呆了幾分鐘,小家豪聽到里間傳來一個聲音:家豪,來,爺爺有個好玩的器械送給你。
作者: 時間:2019-07-02 09:02:24
  后面可能比較恐悚
  • 舉報  2019-07-02 09:19:27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不敢恐怖,我都在考慮是不是暫停這一部書改寫其余類型,因為,目前網文整治,一些題材不克不及寫。
  • 舉報  2019-07-02 09:40:50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評論 :現在網絡都安了凈化器,呵呵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02 11:36:52
  大神出品,必是精品!支持!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02 12:58:48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02 13:45:03
  支持
來自 | 舉報 | 收藏 | 49樓 | 埋紅包 | 點贊 | 打賞 | 回復 | 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02 20:57:35
  繼續跟讀支持!追更!
來自 | 舉報 | 收藏 | 50樓 | 埋紅包 | 點贊 | 打賞 | 回復 | 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03 06:03:46
  早上好
  • 舉報  2019-07-03 08:33:26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早上好!
我要評論
樓主 時間:2019-07-03 08:30:11
  爺爺?
  小家豪的爺爺在他出身前就過世了,后來在他心里能成為爺爺的也只有張老頭;可現在,老頭子已死,死人是說不了話的,那么,喊他的那個人是誰呢。
  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小家豪盡管心里有些害怕,但他還是走去了里間。
  進去后,他將不大的房間找了個遍,也沒發現有人,除了躺在透明的冷凍棺材里的張老頭。
  他覺得心里涼颼颼的,想著,該不會,是張爺爺叫的自己,可他不是已經死了嘛。
  他邊想,邊湊近棺材去看;他看見,棺材里的張大爺靜靜地躺著,雙眼緊閉面容安詳,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看到老頭子的容貌,小家豪不由想起對方生前的點點滴滴,特別是對他愛護有加的一面,一時出神,竟忘了有人喊他的事情。
  就在這時,令他恐懼的一幕上演了;張大爺原本緊閉的眼睛緩緩地睜開,面皮上不再是活人該有的顏色,是那種令人懼怕沒有生氣的青灰色,而此刻,這張青灰色的臉上卻浮現出慈愛的笑來。
  任憑小家豪膽量大,也任憑張大爺生前千般呵護他,但老頭子已死是不爭的事實;當下,小家豪嚇得連連后退,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死去了的張大爺緩緩撐起棺材蓋子,一只枯瘦青灰色的手伸了出來,他說話了:“家豪,別怕,爺爺不會害你的。爺爺要走了,有件器械要送給你。”說著,伸出棺材的手攤了開來。
  驚魂未定的小家豪發現,老頭子的手上有樣器械,是一根項鏈。
  “來,把這收好,以后能派大用場的。”老頭子說。
  小家豪鎮定下來,他堅信張大爺不會害他,正如他堅信張大爺生前真的很愛他一樣。
  他慢慢站起身,緩緩來到棺材前,接過老頭子手里的器械。
  張大爺的手縮進了棺材,他望向小家豪的目光充斥著慈愛,也滿含不舍。
  小家豪的眼淚滑落下來:“爺爺……”他邊哭,邊喊出兩個字來。他明白,今日過后,他再也見不到敬愛的張大爺了。
  “家豪,你在干嗎呢?”
  就在他沉浸在悲哀中之時,有人在他背后高聲問。
  小家豪嚇了一大跳,猛地回過身,發現說話的是他的父親。
  “我跟張大爺說話來著。”小家豪究竟還小,他不知道跟已經死去的張大爺說話,算是做對了還是做錯了,大人會因此表揚他還是責罰他;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依據事實回父親的問話。
  “傻孩子。”父親走過來,摸了一下他的頭,“張大爺已經去了另外一個世界,是弗成能再說話的。”他發現小家豪手里的項鏈,就問道,“這是哪來的?”
  小家豪回答:“是張爺爺送的。”說完,轉身指向棺材里的張大爺。
  然而,當他看清楚棺材里張大爺的模樣時,禁不住呆住了。
作者: 時間:2019-07-03 13:50:53
  坐等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03 16:36:36
  
  
  • 舉報  2019-07-04 12:06:04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祝愉快!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03 20:30:33
  巡山頂貼,問候壺兄晚好[xyc:頂]
  • 舉報  2019-07-04 12:06:34  評論

    祝幽香大大好心情!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03 20:32:40
  支持珍壺老師精彩佳作,問好祝福!
  • 舉報  2019-07-04 12:06:45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謝謝夏沫!
我要評論
樓主 時間:2019-07-04 12:05:43
  第六章特殊的女孩
  小家豪看見,剛才還朝他慈愛地笑著的張大爺,此刻卻雙眼緊閉靜靜地躺在棺材里,臉上沒有任何臉色,就好像不曾動過。
  他對此無法理解,或許是太小的緣故,還沒能思考到靈異層面,只是強調項鏈真的是張爺爺送的。
  父親沒跟他較真,他認為,或許張大爺一些隨身物品在清理時落下了,好比這條項鏈。張大爺孤家寡人一個,這些器械也沒個歸屬,既然小家豪喜歡,就由他留著吧。
  聽到這里的王書兵看向林家豪的脖子,發現對方戴著一條像是木頭珠子串成的鏈子,就問:“難道,張爺爺送你的就是這條項鏈?”
  “對。”林家豪回答,他將項墜從脖頸間拿出。
  這時,王書兵才看清楚,項墜竟然是個幾公分巨細的八卦羅盤。
  他心里一動,問:“家豪,這個張大爺是不是幫人看相算卦的?”
  林家豪回答是的,還說,盡管街坊鄰居大多認為老頭子只是在忽悠人,混口飯吃,但他切實其實有神奇的一面。
  好比,有一年,鄰居李嬸的寵物狗丟了,找了幾天都沒找著,于是,她請張大爺協助算一卦。
  老頭子取出幾枚銅錢往地上一扔,看了看,又掐指算了算,煞有其事地說,那狗被卡在李嬸家后院的下水道里了。
  李嬸將信將疑,不過,結局卻讓她大感神奇,因為,那條狗真的在下水管道里被發現了。
  打那之后,街坊鄰居不再認為張大爺純粹是個混飯吃的術士,而是有點真本領的;于是,誰家遇到點事情就會找他算上一卦,更神奇的是,張大爺沒失過一次手。
  “如此說來,這個張大爺是有點能耐的。那么,他送你項鏈也一定有原因。”王書兵聽完后說。
  “王叔。你相信我說的張大爺送項鏈的說法?”林家豪意外的問。
作者: 時間:2019-07-04 12:18:38
  萬物通靈
來自 | 舉報 | 收藏 | 58樓 | 埋紅包 | 點贊 | 打賞 | 回復 | 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05 10:07:56
  支持
來自 | 舉報 | 收藏 | 60樓 | 埋紅包 | 點贊 | 打賞 | 回復 | 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06 12:36:37
  看看
來自 | 舉報 | 收藏 | 62樓 | 埋紅包 | 點贊 | 打賞 | 回復 | 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06 15:13:37
  壺兄又棄樓了嗎
  • 舉報  2019-07-07 18:21:57  評論

    有這個盤算,也是無奈,因為整治,很多器械不克不及寫,寫了平臺也不敢收。說不定要改寫其余題材。
  • 舉報  2019-07-07 19:08:23  評論

    評論 :唉,大環境這樣,也是無奈
剩余 1 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 時間:2019-07-07 18:20:33
  一個堂堂的三科副科長,按理是弗成能信迷信的;但現在,對方不僅表示相信,還這么認真,這讓林家豪感到不解。
  “信與不信只是個人的態度。先不說張大爺送你項鏈是不是真發生過,簡單來說,單憑你我是同事關系,你也沒需要騙我不是嘛。”
  王書兵此話說得合情合理,林家豪完全能接受。再說了,林家豪確實沒有說謊,盡管那件事連他自己都無法理解,但究竟是真實發生過的。
  兩人在會議室交談了一會后,王書兵帶林家豪去了幾個辦公室,將林家豪與同事們相互做了引見。
  臨近下班時,王書兵將一個檔案袋交給林家豪,說里頭有三科此前經辦過的一些案子的記載,要他回去后好好看看。
  林家豪原本以為,這些案子是普通的刑事案件,如,兇殺、意外死亡等;讓他沒想到的是,打開檔案袋取出里頭的資料時,他的猜測便被否定了;因為,資料的第一頁上那枚“絕密”字樣的印章,準確無誤地說明,這些案子絕不簡單。
  第二天上午,當王書兵見到林家豪時,看到對方臉上滿是疑問的臉色,便笑著接過對方遞過來的檔案袋問:“是不是覺得匪夷所思。”
  “是的。”林家豪照實點了頷首,并問,“王叔。你確定這些案子不是小說里的場景?”他懷疑王書兵在跟他開玩笑,究竟,那些案子離奇到了極點。
  “你知道我們三科為什么成立至今沒破過一件普通的刑事案件嗎?”王書兵反問。
  “啊?”林家豪一怔。沒破過一件刑事案件,這是他沒料到的,“真沒破過嗎?怎么可能呢?”他想說,三科協助警方查案多年,卻從來沒破過任何刑事案件,他無法理解。
  王書兵看了他一眼,臉上的笑有些異樣:“因為,普通的刑事案件由警方負責查詢拜訪,而我們三科負責的都是機密要案;而且,在查詢拜訪此類案件過程中,所有隊員必須口風緊密,不克不及向外界透露半點信息。”
  對于這樣的言論,林家豪是認可的,究竟,那些案件真要是說給別人聽,估計也沒人會相信,甚至,別人還會把說的人當成精神病。
作者: 時間:2019-07-07 18:31:07
  支持寫下去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07 20:21:11
  【家國】建黨九十八周年暨銀河兩周年生日活動樓(7.7號本樓發2000紅包) 正在進行中,壺兄快來
  http://56vip8.com/post-1177-11671-7.shtml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07 22:14:49
  
來自 | 舉報 | 收藏 | 67樓 | 埋紅包 | 點贊 | 打賞 | 回復 | 評論
樓主 時間:2019-07-08 09:08:30
  “家豪。”王書兵拍了拍林家豪的肩膀,“你初來乍到,要熟悉的器械太多,慢慢來,不急。你呀,先試著相信這些案件都是真實發生過的。信與不信對今后開展工作很重要。”說完,揚了揚手里的檔案袋。
  為了讓林家豪短時間里能適應工作環境,也為了讓他了解工作性質,午飯后,王書兵帶他去見了一個人,一個居住在市中心的女孩。
  下車后,林家豪看見,面前是一家有聲讀物制作公司。他感到疑惑,心說,熟悉工作環境跟這家公司有什么關系呢。
  走進公司,他的疑問在看到今天要訪問的女孩時,獲得了解答。
  女孩是這家公司的負責人,叫田琳琳,身材和長相比較出眾,精致的五官和苗條的身材,加上東方元素比較突出的著裝,迎面走來,就讓人感受到她的美。那是一種古典的美感。
  林家豪對她并不陌生,盡管只在電視上見過一兩次,但這樣美麗的女孩還是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記得,女孩涌現在本地新聞里,是因其有過兩次離奇的經歷。
  三科經辦的古怪案子,女孩的離奇經歷……林家豪將這兩個元素進行整合梳理,得出一個謎底,那就是,了解女孩的經歷是今天來的主要目的。
  他猜得沒錯,在稍后女孩請他們走進會客室,并講述其怪異的經歷時,他的猜測獲得了印證。
  但林家豪也沒完全猜對,因為,在女孩講完事情后,王書兵鄭重地向他介紹,田琳琳也是三科的一份子,但她的身份是保密的,而且,不消每天都去單位上班,只在特殊案件需要查詢拜訪時,才會跟同事們碰面。
  這個美麗的有著特殊身份的女孩引起了林家豪的興趣,他想,為什么三科還有這么神秘的人物存在;當查詢拜訪員的不都得按時上下班的嘛;這個女孩到底有什么過人之處,會讓三科給予特殊的待遇。
  另外,他也注意到王書兵“她只在特殊案件需要查詢拜訪時,才會跟同事們碰面。”的說法。他想,按此分析,今天來田琳琳的公司,就一定不會是介紹給他認識這么簡單。
  果然,在田琳琳講述事情前,王書兵向田琳琳說了北明街香燭店的怪異案子。
作者: 時間:2019-07-08 10:07:18
  品讀
  • 舉報  2019-07-09 15:19:21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祝好!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08 11:07:32
  
  
作者: 時間:2019-07-08 11:50:16
  支持
  • 舉報  2019-07-09 15:20:02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謝謝!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08 20:52:43
  
來自 | 舉報 | 收藏 | 72樓 | 埋紅包 | 點贊 | 打賞 | 回復 | 評論
樓主 時間:2019-07-09 15:19:08
  田琳琳聽完眉毛揚了揚,問:“王叔,是不是我此前到過的那家香燭店?”
  這句話提醒了林家豪,他想起電視臺新聞中兩次提到了田琳琳的奇異遭遇,其中一次是說田琳琳進過一家香燭店,遇到了怪事。
  “是的。”王書兵點了頷首,“這件案子存在很多疑點,我懷疑,咱們的老對手又開始捋臂張拳了。”
  “難道,他們要撕毀跟咱們簽訂的協議?”田琳琳問,她的臉色有些凝重。
  聽著兩個人的對話,林家豪覺得云里霧里。
  他想,什么叫老對手又捋臂張拳了,難道,王叔他們還有對手。
  他拿疑惑的目光看向王書兵。
  王書兵似乎猜到他心里所想,笑了笑說:“三科有很多事情是你不了解的。關于老對手一事不急著說,先讓小田講一講她的兩次奇怪經歷吧。”
  原本想問清楚事情的林家豪見王書兵這么說,只好消除了提問的念想,做出洗耳恭聽狀。
  田琳琳在為兩人續上茶水后,開始了她的講述。
  夏日的某天,田琳琳公司的另外一名負責人,她的男友王雋對她說,北明街有家花鳥店,此店需要錄制一部花鳥養護的科普有聲讀物,要她一起去看看。
  田琳琳欣然準許,于是,兩人驅車去了那個地方。
  比及了北明街,田琳琳卻發生了異樣的感覺。
  此前,她在這條街上買過植物,對這個地方不說熟悉,至少也不會陌生;但現在,她卻有了強烈的陌生感,覺得這個地方似乎她從來沒來過。
  “紕謬勁。”她將車停住,對王雋說,“我覺得這地方有點古怪。”
  王雋卻漫不經心,說:“覺得古怪就對了。”他分析道,“你呀,肯定是被那些花圈紙人影響到了。買賣死人用品的地方,誰都邑覺得心里不舒坦的。”
  “不是。”田琳琳搖了搖頭,神情有些緊張,“我感覺到這地方有古怪,不單單是心里覺得不舒坦,是……是覺得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了。”
  “你呀,別杞人憂天。北明街存在也不是一天兩天,已經上百年了,也沒聽說這里有什么古怪的事情發生。”說到這里的王雋打開車門,對田琳琳說,“走。你要是擔心,咱們就迅速辦完事早點離開。”
  田琳琳見狀,不知該說什么好,心想,也對,總不克不及因為自己的感覺就放棄跟客戶談生意的機會吧;再說了,直覺往往是帶有欺騙性的。
  想到這里,她拉開車門也下了車。
作者: 時間:2019-07-09 22:28:46
  跟讀學習支持!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10 06:56:56
  繼續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10 19:27:28
  點贊支持壺兄更新,問候晚好[xyc:頂]
  • 舉報  2019-07-12 20:00:46  評論

    謝謝幽香大大!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10 20:28:08
  問好,支持!
  • 舉報  2019-07-12 20:00:56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謝謝夏沫!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10 20:41:50
  @珍壺軒怪談 :本土豪賞1個(100賞金)聊表敬意,對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一直。【我也要打賞
  • 舉報  2019-07-12 20:01:12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感謝支持!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10 20:42:27
  很精彩啊,頂了
  • 舉報  2019-07-12 20:01:25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謝謝鼓勵!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10 20:57:14
  閱讀量不高!帖子質量很高!支持佳作!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11 11:05:13

  
  • 舉報  2019-07-12 20:01:53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謝謝,祝好!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11 21:04:48
  頂
  • 舉報  2019-07-12 20:02:03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謝謝!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11 21:12:00
  繼續支持!問好!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12 07:11:42

  《如夢令*搬磚》
  入天涯芳草間,賞奇葩朵朵鮮。讀文友佳作,難以抑制心歡。搬磚,搬磚,您的樓頂著天。

  《浪淘沙*搬磚蓋樓》
  天涯似蒼穹,多彩文風,朋友互敬友誼生。以文交友情義重,贊嘆聲聲。
  妙文佳句增,側耳聆聽,我輩從來不平庸。搬磚蓋樓性情冶,陶醉其中。
  • 舉報  2019-07-12 20:02:44  評論深圳体彩网app下载

    感謝,祝好!
我要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12 09:53:01
  再次支持佳作!
我要評論
樓主 時間:2019-07-12 19:59:59
  第七章詭異的街區
  讓兩人覺自得外的是,約好見面的人卻沒涌現,而對方也沒說清楚商號具體位置,甚至,對方是用公用德律風跟王雋聯系的,而非手機;現在想要聯系,難度真不小。
  王雋想了想,對田琳琳說,要不,去附近商號探聽探聽。
  田琳琳朝四下看看,只掃了一眼,就明白為什么在車上會感到異樣了;因為,整條街全是賣祭奠用品的,見不到一家花鳥店。
  “紕謬勁,阿雋,你看。這里原本至少有一半商號是花鳥店,然則,現在一家都見不著了。你說,奇怪不奇怪?”她對王雋說。
  王雋也覺察到了紕謬勁,但他善于思考,猜測道:“會不會好久沒來這地方,這里的兩種類型商號被重新規劃,花鳥店搬去其余地方了。”說著,提出建議,“不管怎樣,既然來了,就先找人問問吧。”
  兩人走去離得最近的一家商號,他們看見,店門口有竹片床搭成的攤子,上頭放了很多鮮花。
  或許是出于女孩子愛花草的心理,田琳琳走近攤子,仔細去看那些花;看了幾眼,她發現了一個問題,鮮花標簽上的生產日期居然是幾十年前的。
  幾十年前的鮮花,能保存到現在,不僅如此,還像剛摘下來的一樣,怎么做到的?
  她疑惑地想。
  “兩位,要點什么?”
  就在她專注思考之際,一個蒼老的女人聲音從竹片床對面傳過來。
  田琳琳被嚇了一跳,忙抬頭去看,發現對面站著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婦。
  老婦身材不高,穿戴裝扮有點奇怪,說是奇怪,是因為這種上個世紀三十年代才有的衣服款式,現在應該沒人穿了;再則,老婦臉上的皺紋如刀削斧劈出來的一般,一條條皺紋涇渭分明縱橫交錯,讓人感覺這張臉不是活生生的人臉,而是一張由松樹皮制成的面具。
  “哦,婆婆,我們隨便看看。”田琳琳被這樣的一張臉搞得心神不定,竟忘了探聽客戶的事。她提醒老太,“對了婆婆。你們家鮮花的標簽是不是搞錯生產日期了,怎么都是幾十年前出產的。”
  見她問起這,老太似乎有些自得,露出笑容來。
  這一笑沒關系,她臉上的皺紋隨著笑蠕動了幾下,密密麻麻的皺紋就似環繞糾纏在一起的蚯蚓,讓田琳琳感到極不舒服。
  老太笑著解釋:“我們有祖傳的保存秘法。攤子上的鮮花還算是保存時間短的,更長的有兩百年呢。”說到這里,她話鋒一轉,“要不,你們進店里看看。”
  盡管田琳琳對老婦的相貌感到不適,但鮮花能保存兩百年而不腐朽的說法勾起了她的好奇心。于是,猶豫了一下后,她與王雋一起隨老婦走進了店里。
  商號的面積不小,沒有顧客,幾個伙計模樣的年輕人正在整理貨物。
  田琳琳發現,這些人的穿戴裝扮跟老婦一樣奇怪,都穿戴三十年代的著裝。
  “你們自己看看,要買什么就跟我或伙計說。”老婦說完,禮貌地朝兩人笑笑,轉身忙事情去了。
  目送老婦離開,田琳琳就店里伙計古怪的著裝向王雋提出了疑問。
作者: 時間:2019-07-12 20:16:26
  驚恐
來自 | 舉報 | 收藏 | 88樓 | 埋紅包 | 點贊 | 打賞 | 回復 | 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12 21:44:10
  跟讀學習支持!
來自 | 舉報 | 收藏 | 89樓 | 埋紅包 | 點贊 | 打賞 | 回復 | 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13 07:40:37
作者: 時間:2019-07-13 10:34:18
  
  
作者: 時間:2019-07-13 20:39:37
  周末愉快,支持佳作!
來自 | 舉報 | 收藏 | 92樓 | 埋紅包 | 點贊 | 打賞 | 回復 | 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13 21:55:44
  周末愉快
來自 | 舉報 | 收藏 | 93樓 | 埋紅包 | 點贊 | 打賞 | 回復 | 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14 20:57:29
  
來自 | 舉報 | 收藏 | 94樓 | 埋紅包 | 點贊 | 打賞 | 回復 | 評論
作者: 時間:2019-07-15 10:34:58
  支持
來自 | 舉報 | 收藏 | 95樓 | 埋紅包 | 點贊 | 打賞 | 回復 | 評論
發表回復

請遵守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